首页  »  其他美文  »  特派狩猎美女

  特派狩猎美女

  出版:大山文化

  作者:南里征典

  提供:Roson

  第一章美女与飞弹

  第二章香港移转日本的构想

  第三章被绑架的财团千金

  第四章魔教的秘密神殿

  第五章揭穿兵器黑市

  第六章摧毁敌人的基地

  第一章美女与飞弹

  1

  这是万里无云的一天。

  七月的天空无比的清彻,艳阳高照,碧海无波。

  在远处的天空飘浮着一般白色的大型游艇,看起来像潜水俱乐部的人在潜水时等待在海面上,又像投锚在那里,船员在那里钓鱼的样子。

  最上层的甲板上有一排躺椅,一个男人拿着望远镜向陆地观察。

  那是倍率三十倍的最新型望远镜。

  「怎幺样?看到了吗?」

  在男人的身旁站着一头长发,身材苗条,穿三点式泳装的美女,也看着陆地的方向问。

  「嗯,看到了。试演会正在热闹的进行中。」

  「有多少女人呢?」

  「二十多个吧,也许更多,都是穿泳装的丰满美女。」

  「我也想看,让我看吧。」

  女人拿过望远镜,朝着陆地的方向观察。

  乌黑的秀发在海风中飞舞,女人立刻说:「巡察官,那不是试演会,是伪装宣传女郎选拔会的女人拍卖会。」

  「拍卖会?你看是那样吗?」

  「我看是的。因为在舞台上,有的女人还被脱去泳装,我不会看错的。在伊豆高原的别墅进行的是拍卖女人的人肉市场。」

  「如果是那样,真是可怕的事。城北汽车公司的董事长,也许暗地里还做人口贩卖的生意,伪称为公司招慕宣传女郎,在这里举行试演会,实际是包括东南亚各国的女人,在这里开设人肉市场,真是巧妙的欺骗手段。」

  「我想可以警告他们了。」

  「好吧,给他们热烈的一炮吧!」

  男人说完,拿起旁边吉他盒,放在腿上,打开盖子,里面装的是雷明顿七四二的分解体。男人面无表情的以熟练的手法组合。

  这个男人名叫朱雀豪介。

  他是直接受命于总理大臣,任务是解决国家性的大事件,或对警视厅无法处理的事件,做暗地调查,而属于政府超越法律规范的特派武装巡察官。

  他不是一匹狼,是组织里的一份子。他所属的组织是在首相官邸的内阁危机管理委员会之下,秘密成立的半官半民的安全机构「二十一世纪首都警备保障机构。」

  他是这里首屈一指的狙击手,也是格斗武士,又是情报员,更是将来自世界各国的间谍予以暗杀的影武者。

  从他的风貌和沉着冷静,果敢的行动,有了黑狮子一00的秘名。

  知道他是从警视厅选出后派往美国FBI留学,其后的经历则是一团谜。

  站在旁边的女人叫飞鸟遥子。

  和朱雀属于同一机构的秘密特务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的美女,二十六岁,有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德语、中国话,高级国家公务员考试合格,有在法务省工作的经历。

  她还具有天才来形容的运动神经细胞,精通射击、合气道,而且具备日本女性最大的美德的温柔性格,平时看起来只是一名娴淑的女子。

  不过,现在正值盛暑,又在海上的游艇,所以身着大胆的二件式泳装,和典型的日本女性相距甚远。

  朱雀豪介的情形也相同,戴太阳眼镜和帽子,身上只有一件绿色的泳裤。组合完成的雷明顿七四二立刻在阳光下晒热,贴在身上有舒畅的刺激感。

  装上瞄准器和实弹。

  「还没有接到亚美的信号吗?」

  「目前还没有。在舞台上的女人中没有看到亚美,也许等待出场,在下面的地下室吧。」

  「这是说亚美还没有被拍卖吧?」

  「我想是的。」

  「要确实看好,不要漏掉亚美的信号。」

  朱雀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架起雷明顿七四二,从瞄准器看去。

  这里是距离伊豆城崎海岸约四百公尺的海域,从瞄准器看见的是城崎高原的许多别墅中最大的,属于城北汽车公司董事长德田多贺吉的别墅「天域临海俱乐部」。

  在白色建筑物前面临海的草地上设有舞台,就像选美大会一样,有日本和东南亚的美女走上舞台,配合音乐跳狄斯可,或摆姿势或扭动身体走台步,四周有三十多个男人叫喊欣赏,像东京的股票市场,高高的伸出手指竞标。

  这样的光景透过朱雀的瞄准器和遥子的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

  在监视的朱雀等人的眼里看来是可疑的,但在一般人看来,一定是一如城北汽车公司的宣传…第三届宣传女郎的试演会。

  「有了亚美的信号了。」飞鸟遥子说。

  「终于上舞台了吗?」

  「是,现在就在舞台上。」

  「她说什幺?」

  「小镜子连续发出三次闪光,表示已经确定宣传女郎试演会实际上是人肉市场。」

  「不错,还在闪。」

  朱雀的瞄准器也找到亚美。

  混在跳狄斯可的一群女人中,穿比基尼泳衣,身材高挑的女子用藏在手里的小镜子向海的方向不断的发出连续三次的闪光信号。

  她是朱雀豪介的手下的野子亚美,和飞鸟遥子一样,都是女性特务官。

  为侦测城北汽车公司的内幕,让她应徵宣传女郎,进入天城临海俱乐部做内应。

  可是亚美很快就有了买主。有两个男人把她从舞台上拉下去,交给等在中庭的中年男人,由这个男人搂着腰向别墅走去。

  「长官,这样下去,亚美有危险了,可能会在别墅里受到凌辱。」

  「嗯,这样下去确实会受到凌辱。」

  「还是快救她吧。」

  「我是在找德田多贺吉,就是找不到,是不是躲在里面呢?」

  「为了引蛇出洞,快射出警告弹吧。亚美已经抓到証据,只要乘混乱逃出来就行了。」

  「好,就以刚才拉走亚美的那个家伙为目标吧。」

  (本来想以董事长德田多贺吉为目标的…)

  望远镜瞄准器的十字对正拉走亚美的男人肩部,朱雀的手指扣下板机。

  从瞄准器看到男人的肩冒出鲜血,身体摇晃。

  雷明顿七四二是狩猎猛兽用的大口径来福枪,如果瞄准头,头骨铁定粉碎,如果是腹部,内脏都会飞贱出来。

  不知道买下亚美想玩弄的中年男人是什幺样的身份,还不至于要他的性命,所以朱雀只让他肩骨粉碎。

  从瞄准器看到拍卖场一阵混乱,来自海上的一声枪响使这里的人陷入大恐慌,争相逃逸。

  目地就是使会场陷入一片混乱,以掩护亚美顺利逃出,继续向别墅的门窗射击。

  「亚美应该逃进树林了,快把游艇开进川奈港。」

  「好,知道了。」

  飞鸟遥子跳进驾驶舱,起锚后,发动引擎,全速前进。

  游艇向北走。

  就在此时,朱雀回头看别墅的方向,感到惊讶。

  (真不得了!)

  从别墅有一架绿色的直升机飞起。

  (原来还准备了直升机?)

  起飞后,向游艇方向飞来,可能是要攻击向别墅开枪的游艇。

  绿色的直升机是义大利制的亚格史塔型直升机。

  这是能搭乘六人的直升机,每小时达到五百公里,是最快的民用直升机。

  直升机立刻发现向北行驶的游艇,向老鹰一样直扑过来。

  (这一次的引蛇出洞成功了,平时就备有直升机,可见那个别墅太可疑了。)。

  朱雀露出所向无敌的笑容。

  (来吧!)

  在雷明顿七四二重新装弹,枪口对正天空等待。

  直升机迅速靠近。

  朱雀瞄准驾驶舱射击。

  但直升机似乎装了防弹玻璃,看到子弹命中玻璃后,飞到一边。

  (可恶!)

  这一次瞄准机身,向油箱连开二、三枪。

  子弹命中机身,但未造成爆炸。

  就在朱雀寻找新的目标点时,直升机的门稍微打开,用机关炮向游艇射击。

  射中游艇的甲板或船尾,发出巨响。

  朱雀急忙躲在船舱的墙边避难。

  「飞鸟!继续开游艇。」

  向驾驶舱大叫一声,再用来福枪瞄准直升机。

  砰砰砰砰砰!

  在朱雀开枪前,机关炮命中船舱玻璃,舱璧破洞,碎片擦过朱雀的脖子和手臂,流出血。

  如果直接命中身体,可能立刻丧命。

  (用来福枪不行了,只有用绝招了。)

  朱雀这样想时,听到飞鸟说:「长官,还在干什幺!快用针刺迎战,不然游艇可要沉没了。」

  「飞鸟,你快穿上防弹衣。」

  「不要管我!快用刺针…」

  朱雀本来还有一点犹豫,可是没有击落直升机,自已就没有得救的机会了。

  (没想到射击一枪会演变成海上肉博战。)

  朱雀露出兴奋的笑容跑到甲板上,打开兵器库的门,拉出携带用刺针飞弹。

  能放在肩上发射,威力强大,重量却意外的轻。

  是美军新开发的步兵用红外线追蹤式的地对空飞弹,当然也可用于海对空。

  直升机射击后飞越游艇,正在前面回旋。

  朱雀为迎击,一腿跪在甲板上,将刺针架在肩上。

  「你们等着瞧吧!」

  (目标正前方,仰角四十度…)

  这是最适合地对空射击的角度,目标进入瞄准器内的同时扣板机。

  刺针飞弹发出黄黑色的烟,向目标飞去。

  发出闪光的同时,听到震耳的爆炸声。

  「飞鸟!转向!」

  直升机落在游艇的前方,继续向前的话,可能和直升机的火球相撞。

  「没问题,看我的。」

  飞鸟遥子操纵着游艇躲过变成火球的直升机,向川奈港北上。

  2

  开端是什幺不重要。

  无论什幺事,最初是从细微的徵候开始,不重要的流言或向报纸的投书,或向警察的密告…所谓的大事件,就是从这样小的事情开始。

  这一次也不例外。

  例如这样的。

  「我女儿自从幕张博览会的汽车公司担任宣传工作以来,不曾回来过。听说是主任在城北汽车公司天城临海俱乐部,但音讯全无。偶尔会寄来巨款,可是不管打多少次电话都联络不上,能不能请贵单位调查天城临海俱乐部呢?」

  这是住在东京目黑区的一位退休公务员向报社投书。

  也有东伊豆盯的居民向静冈县警做以下的报案:

  「天城临海俱乐部每月举行客户派对。此时必会举行泳装选美会,可是传言说实际上是女人拍卖会。事实上也对各界的名人举办卖春招待,如果是一种游戏就罢了,背后好像有黑社会或贩卖人口的嫌疑,警方应该彻底调查。」

  还有汽车业界的人密告说:

  「城北汽车公司违反夸大不实的广告禁止法,购买义大利的名车法拉利一辆,就奉送一位美女参加价值一百万圆的豪华游艇旅行,那有这种宣传方法。如果是真的,那是无视于商业道德的行为。而且城北汽车公司将高级进口车配上美丽女司机,租给客人,简直像高级应召女郎的行为,请调查真相。」

  除此之外,也有业界或消费者向警方或公平交易委员会告密,因此静冈县警局和警视厅秘密调查的结果,城北汽车公司的营业政策确有可疑之处。

  可是掌握不到确实的証据,警方又不能对公司的福利设施做公开调查,因此这个秘密调查任务便轮到特派武装巡察官朱雀豪介等人的身上。

  经朱雀等人的调查,城北汽车公司在汽车业界中,算是异常的企业,以进口义大利高级车为主,但本来并不是进口汽车为起家的公司。

  母公司是不动产的城北产业公司,在新宿新口的土地赚钱后,开始经营旅馆或盖出租公寓,开发休閑设施,而进口外国车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部门而已。

  这个巨大企业城北产业的总裁,也是城北汽车公司董事长德田多贺吉是一个问题人物,他的行为及财产等都是一团谜。

  从事先的调查只能知道以上的情形,其余的只有直接找临海俱乐部了。

  于是在昨天让野子亚美应徵选美,潜入该俱乐部,朱雀和飞鸟就开游艇到相秃湾支援亚美,同时监视。

  「得到的反应还不小。看样子,城北汽车和城北产业必定有黑暗的一面。」

  击落直升机后一小时,朱雀豪介从车窗遥望着下午的海洋。

  他们是在松树林里。

  这里是位于川奈和伊东之间的天神崎的突出部,从公路看到的地方把草绿色福特旅行车停在这儿,朱雀等人正在准备接应应该从天城临海俱乐部逃出来的野子亚美。

  「是呀,天城临海俱乐部好像有魔鬼域的感觉,直升机被击落了,应该有很大的反击。」

  「对方如果反击,那是求之不得的事。在作战中便能揭穿城北产业的真面目,明天就潜入城北产业相关的青山凡尔赛汽车俱乐部试试看吧。」

  「可是,听说那个俱乐部有很多美女,不要变成一去不回了。」

  飞鸟遥子这样说时,汽车电话响了。

  「我是黑狮子眼镜蛇…」

  「是我,大型游艇之旅还好吧?」

  打电话来的是二十一世纪首都警备保障机构本部的会长森协忠康。

  「非常好,还能看到火箭的空中烟火大会。」

  「什幺烟火大会?」

  「详情以后再报告。野子好像成功的脱逃了,差不多该和她会合了,现在有什幺事呢?」

  「有了急事,调查汽车公司选美会固然重要,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立刻回本部。」

  「什幺大事件呢?」

  「不是能在电话里说的事,我为这件事要去首相官邸,一小时后应该能回去。你们赶快回来,在作战会议室等我。」

  「遵命。」

  朱雀回答后放下电话时,看到穿泳装的野子亚美。

  「你还好吧。」

  亚美做出V字手势,说:「他们正在追我,快一点。」

  朱雀打开助手席车门,亚美跳上车,说:「快开车,城北的人追来了。」

  看到不远处有一辆机车扔在那里,可能是亚美逃出天城临海俱乐部后,偷了附近的机车跑到这里来了。

  「你快盖一条毛毯躲到后面去,不要露出头来。」

  朱雀立刻发动引擎。

  所幸,追蹤者没有发现朱雀的旅行车,下午四点回到东京。

  3

  子弹集中在人体标靶的中心。

  不是一个或二个,十几个弹痕重叠,在心脏部份形成一个大洞。

  用嘴在大口径手枪的枪口吹一下烟硝,朱雀喘一口气时,飞鸟遥子走过来,说:「巡察官,老板叫你。」

  「马上去。」

  把手枪放回枪套,取下像耳机的隔音装置,朱雀拿起放在旁边的上衣。

  这里是东京赤阪的山王下,正好在首相官邸的背后,几个大厦中,看起来很普通的山王俱乐部,就是朱雀等人所属的「二十一世纪首都警备保障机构」本部。

  地下一、二、三楼是作战室或秘密靶场或武器库以及电脑分析室等,再下面就是通往首相官邸的秘密通道。

  朱雀搭电梯到地下一楼。

  走出电梯,敲前面的门。

  「进来。」

  朱雀豪介推开门走进去。

  本部会长通称为首都警备总监的森协忠康坐在沙发上。

  好像刚从首相官邸回来,立刻提出问题。

  「在沖绳岛的美军司令官,有一位名叫里查德.道格拉斯,是非常正直的人,你听说过吗?」

  「不清楚。」

  用汽车电话紧急召回来,还有事没事的提出美军司令官的事,使朱雀有些不满。

  「不清楚也没关系,这位司令官打紧急秘密电话给首相官邸。从沖绳岛的美军基地被偷走四棵飞鱼飞弹,经武器商人之手,可能已经运到日本本土。美军已经无法追蹤,希望日本能采取行动,所谓行动,就是快一点找到飞鱼飞弹,安全的抢回来。」

  朱雀心想,原来如此。

  森协首先说,道格拉斯司令官是很正直的人,现在终于知道这个理由。

  过去,日本警察从黑社会查到由美军基地流出来的手枪和武器时,美军是一概不承认有武器流失。

  即使是黑社会老大坦白供称从美军买入,美军也说没有遗失。

  所以这一次美军司令官查到卖武器的美国军人,一方面以军法审判,一方面通知日本政府追查下落,是未曾有过,也是十分勇敢的举动。

  「反过来说,表示被偷的飞鱼飞弹是有强大破坏力的武器了。」朱雀说。

  「没错,飞鱼飞弹是美军的最新式的对战车飞弹,一名士兵就可以操作。且有无线导航系统,能追蹤任何目标击中,即使是五十顿的七四型重战车,一发便足以破坏。」

  「我还听说发射时没有散光,也不会引起暴风,所以敌人很难发现。这种武器进入日本国内,而且是流入黑社会的手里就太危险了。」

  「不错,所以要尽快查出飞鱼飞弹落在什幺人的手里,藏在那里?」

  「是,知道了。」朱雀回答后,又说:「可是,伪装宣传女郎试演会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同时进行吧,因为这两件事也可能有密切的关联。」森协说。

  (什幺?美女和飞弹会有什幺关系…)朱雀感到惊讶。

  森协所得的资料显示,美军遗失的飞弹经过地下武器商人,进入日本暴力团体稻山组的手里。

  「稻山组和城北产业所支持的城北组,是关东方面最大的黑社会帮派,很可能和宣传女郎试演会有所关联。」

  朱雀觉得很有道理,因为野子亚美逃出来后,在回东京的路上做了如下的报告。

  「看到汽车宣传女郎的应徵广告去参加的,包括我在内有二十个人,另外还有菲律宾、泰国的女性十多名,她们表示是稻山组介绍来的。在试演会的前一天,我们被带到豪华旅馆的俱乐部,接受教育员的事前研习。」

  朱雀听后,问到是什幺样的研习。

  「真不得了,所有的女性都获得每一天十万圆的提名费用。审查委员有二十人之多,各自投票给喜欢的女性,得高分的人就到另外的房间接受审查员的身体检查。通过的人就会参加今年秋天的汽车展览会的宣传女郎,以及城北产业旗下的高级汽车俱乐部和种种展示会的宣传女郎,将来还能做电视广告明星或女演员,不断的做这种洗脑工作。」

  「这样说来,等于是要你们做高级应召女郎了。」

  「是呀!那些应徵的女人都是对自己的容貌深具信心的大学女生,或在俱乐部打工的年轻职业妇女,好像应徵时就知道这种情形。」

  「所以,及格时就能成为汽车展示会的宣传女郎,将来还可以当演员,年轻女性当然愿意参加。」

  「但是必须不知道经营凡尔赛汽车俱乐部的兴和会即为稻山组的上级组织才行。我是知道的,连身为女特务官的我都不由得感到恐惧。」

  以上便是野子亚美的报告。

  失窃的飞弹案和伪装选美会案的共同点,就是都和城北产业旗下的「稻山组」及「兴和会」有关。

  「看这样子,美女和飞弹似乎有关联了。」

  因此,森协的看法不能算太离谱。

  朱雀对森协说:「是的,把目标定在美女和飞弹上,首先调查和城北产业有关的『兴和会』及『稻山组』,有了进展会来报告。」

  「嗯,我这里也随时支援你。我觉得要尽快找到飞鱼飞弹,以免事态扩大。首相也说,飞鱼未找到之前不可高枕无忧。首相在午睡时,飞弹命中这边,政变就一下子成功了,一切都拜托你们了。」

  听森协如是说,朱雀决定明天潜入凡尔赛俱乐部去试试看。

  4

  停车场开进来一辆非常漂亮的外国车。

  驾驶座的门开启后,下来一名女性,衣服的开叉十分大胆,身体的曲线也很苗条。

  「就是那位女司机,她叫佐佐木蜜子,你看怎幺样?」经理搓着手问。

  隔窗看到后,朱雀说:「好,我决定坐这一辆车吧。」

  公司的应酬、股东的休閑活动、企业战士的休閑…提供最好的高级车和女司机,登出这种海报的凡尔赛汽车俱乐部是在青山地区。

  近年来,青山地区增加许多现代化的建筑物,但凡尔赛俱乐部在那里也是特别醒目。

  十三楼的建筑物,外墙都是玻璃,一楼到五楼是高级外国车的展示场,可以说是城北汽车公司的展示场,也可说城北汽车公司的总公司就在这里。

  在一楼东侧有停车场,还有中庭和客厅。

  不久后,佐佐木推开门,走进客厅。

  「蜜子,有客人了。」

  经理招呼时,蜜子回头向朱雀露出笑容走过来。

  「请多指教,我是蜜子。」

  觉得蜜子比外表年轻。

  「我是听朋友说的,听说会有很豪华的感觉,所以进来看一看。」

  「是,我保証会有很豪华的感觉。今天是我刚来上班,去那里都可以,什幺路线好呢?」

  「我不是开会,也不是应酬客户,所以想一个人舒舒服服的去旅行,能泡温泉的箱根比较好吧。」

  「好极了,在箱根的户湖边有我们的别墅,我们就去那里吧。请!」

  蜜子领先向停车场走去。

  经理打开车门,朱雀坐进去时,林肯高级轿车立刻开动。

  凡尔赛汽车俱乐部是很奇妙的会员俱乐部,向政府申请的营业项目是出租高级的外国车,但是有女性司机,可以把女司机提供给客户或是做为伴游,或做自已恋爱的对象。

  目的地或路线可由客人挑选。

  蜜子开着高级车走上东京高速公路。

  「今天不是假日,路上不塞车,大概一小时半便能到达了。」

  「蜜子,你的发际真漂亮,从后面看,真很不得吻一下。」

  「只要你不怕和我殉情,做什幺都可以。」

  「你们这种生意好像很流行。」

  「还算好啦。」

  「每天都出来吗?」

  「我是每周三次,我的本行是模特儿,这是打工的。」

  「原来是模特儿,怪不得感到眼熟。」

  「你是时装界的人吗?」

  「不,我只是生意人而已。」

  「那幺,在那里看到我呢?」

  「在那里…我正在想…」

  朱雀停顿一下说:「对了,在天城临海俱乐部的试演会,大概在那里看到你吧。」

  「你是卖车的人吗?」

  「差不多啦。」

  「我是参加过那里的试演会,可能在那里看到我的。」

  「对,你那次穿的很漂亮的泳装,第一眼看到你,就想和你唾觉不知有多好。」

  「这是我的荣幸,你的希望,今天可以达成的。」

  「太好了。」

  蜜子开的车到达户湖的凡尔赛别墅是下午二点。

  位于树林的斜坡上,从树林还可以看到湖水。

  是拍摄外景的好地方。

  「那里就是我们度蜜月的地方,感到满足吗?」

  蜜子把车开进别墅的停车场。

  「太好了,恨不得快一点拥抱凡尔赛之花。」

  蜜子停好车说:「到了,我们下车吧。」

  蜜子走在前面,从皮包拿出钥匙,打开别墅的门。

  进去是很宽大的客厅,厚厚的地毯,家具是北欧风格,再里面是卧室。

  走进客厅,朱雀立刻从后面拥抱蜜子,嘴压在脖子上,双手伸到前面,一面吻一面爱抚乳房。

  蜜子稍仰起身体,发出哼声。

  「啊…我们刚到…这样抚摸,我会等不及的。我要去洗澡,我是爱出汗的人…」

  把说话的蜜子转过来,这一次吻她的嘴。

  舌头如小鱼般的跳动,热烈的互缠,蜜子发出不像是做生意的哼声。

  (我要很快的让蜜子完全说出她知道的凡尔赛汽车俱乐部的内幕,以及城北集团和稻山组的关系等。)

  朱雀的肉棒已经勃起。

  蜜子有了感觉,于是用大腿在朱雀的下半身摩擦。

  「还是去洗澡吧。」

  「好呀,你去准备吧。」

  「你就在客厅里等,我会叫你的。」蜜子说完走进浴室。

  「冰箱里有饮料,随便喝吧。」

  只听到蜜子的声音。

  蜜子去浴室准备的时候,朱雀迅速查看别墅的构造。

  一楼的中央是客厅,东边是卧房,里面有凡尔赛宫式的大床。

  二楼有三间房子,但朱雀判断那里是用不上的。

  (洗完澡,立刻把蜜子带进卧房吧。)

  「热水放好了,请吧。」

  「好。马上来。」

  5

  朱雀只是淋浴就用浴巾披在健壮的身上,走进卧房。

  连同枪套,把手枪裹在衣服里,藏在床下。

  躺在床上不久,蜜子也洗好,来到卧房。

  蜜子没有用任何东西掩盖美妙的肉体,把挡在乳房的毛巾丢下,赤裸的上床。

  两个人拥抱、热吻。

  「你的大名是什幺?」蜜子问。

  「黑狮子眼镜蛇。」

  「什幺?」

  「我的朋友都叫我黑狮子眼镜蛇,当然是我的绰号。」

  「黑狮子…难怪这幺健壮。」

  蜜子一面接吻,一面把右手从朱雀的肩膀滑落到臀部。

  从臀部绕到前面。

  「哟!」

  那里有雄壮的东西耸立。

  「太好了…我的黑狮子。」

  蜜子把肉棒握在手里,呼吸开始急促。

  「让我爱它吧。」

  朱雀决定接受蜜子的好意。

  朱雀从侧卧变成俯卧。

  蜜子握住肉棒的根部,把发出黑光的龟头轻轻吞入嘴里。

  含在嘴里吸吮,吸吮片刻后,从嘴里吐出来,像欣赏似的看着肉棒全貌,用双手抚摸阴毛,说:「很好吃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吃了它。」

  这一次是深深的吞入到喉头。

  在嘴里滑动的方式也很巧妙。

  这样在甜美的感觉中,经过几次抽插后,朱雀发出哼声。

  「喂,快要爆炸了。」

  「不行呀,才刚开始。」蜜子说完,骑到朱雀的身上。

  「你喜欢骑马姿势吗?」

  「我是司机,我喜欢驾驶。」蜜子说完,握住朱雀的勃起物,送到自己的肉洞口。

  把龟头对正湿淋淋的阴唇,屁股用力的下降。

  插入到一半。

  「啊…啊啊…」

  蜜子仰起下巴,发出哼声。然后,用力把肉棒全部吞进去。

  吞进去之后,一如蜜子所言,以驾驶的感觉巧妙的上下活动。

  除上下滑动外,还以肉棒为轴旋转屁股。

  朱雀的右手抚摸蜜子的草丛。

  朱雀决定就这样开始享受。

  两根手指在肉棒的四周环绕,不久后,有如两条蛇钻进同一个洞里,两根手指进入阴唇之间。

  「啊…怎幺会这样。」蜜子颤抖着屁股说。

  「三条蛇…太厉害了,我会发疯的。」蜜子挺出屁股大叫,可是仍旧不停的扭动屁股。

  「啊啊…」

  美丽的脸向后仰,上半身几乎要向后倒下去。

  朱雀抓住她的双手支撑,从下面向上挺起。

  「唔…」蜜子发出哼声。

  身体又恢复平衡的蜜子,再度开始有节奏的活动。

  上半身仰起最大限,扭动屁股发出哼声,甚至吼叫声。

  (真了不起的司机。)

  没有多久,蜜子发出长长的吼声,全身痉挛,扑倒在朱雀的身上。

  「这一次轮到我驾驶了。」

  朱雀尚未结束。

  拔出肉棒,稍休息后,使蜜子仰卧,准备以正常姿势结合。

  有如袭击的感觉。

  蜜子的肉洞充满蜜汁,所以勃起的肉棒不用手诱导便一下子插入到底。

  肉棒变成甜美的凶器。

  「唔唔…」

  蜜子的声音好像从喉咙里发出来。

  蜜子受惊似的张开眼睛,伸出双手抱紧朱雀的后背,使结合更深入。

  「啊…又有性感了…」

  蜜子恢复很快。

  朱雀的下半身开始猛烈活动。

  连连的直拳外,还加入扭动和旋转。

  很快的,蜜子的肉洞开始颤抖。

  「啊…唔…啊…」蜜子开始哼歌。

  朱雀还想从蜜子的嘴里问出很多事情,所以准备结束第一回合,以致抽插的动作更加猛烈。

  蜜子发出哼声的尾音都拖得长长的。

  「啊…我…洩了…」

  蜜子很快的达到第二次性高潮。

  朱雀看到蜜子露出苦闷的表情,这才开始射精。

  ***

  睡了一会儿,没有盖毛毯的部份,因汗退而感到凉。

  张开眼睛时,蜜子正在看朱雀。

  「黑狮子的睡相真好看。」

  朱雀认为这是好机会,于是说:「你的性感度很好。」

  「是吗?谢谢。」

  「长得好,身材也好,那里也好,这样三好的女性还真少见哩。」

  「在我们俱乐部工作的女人大多是三好的。」

  朱雀拿出香烟,点燃。

  「对了,凡尔赛汽车俱乐部有多少女性呢?」

  「二十多位吧,但都是登记制,必须用电话联络,不属于那里的员工。」

  「高级外国车,连同司机出租,这样的方法是很难受到举发的卖春,真是巧妙。」

  「不全是这样的,还有租给董事长或高级干部时,也有男司机,但租约至少一年。」

  「真是多角化的经营,这样签约的公司很多吗?」

  「详情我不知道,大概有一百二十家公司吧。」

  对企业而言,比自己雇佣司机,可以省去年终奖金、退休金等,实在方便多了。

  对城北产业来说,经由司机能知道一百二十多家公司的动向,甚至商业情报,利用价值还真不小。

  「对了,听说城北产业和帮派稻山组也有关联,是真的吗?」

  「这个我没有听说过。」

  「可是听说和兴和会共同插手各种事业。」

  「这个…是不是指城堡企业呢?」

  「对,就是这个城堡企业,听说要做庞大的事业。」朱雀凭着猜想说。

  「是呀,好像要开发神津岛附近的无人岛,做为休閑基地。」

  「什幺无人岛…」

  「我听说,要买下一个无人岛,在那里做一个香港岛。」

  「香港岛…那又是什幺呢?」

  朱雀故意做出吃惊的样子。

  但在脑海里立刻出现闪光,思维的指针猛烈摆动。

  (那里一定是根据地!把香港的一切黑暗面全转移到日本,那样的后果…)

  这种可能性不能说全无。

  (从沖绳岛走失出来的飞弹,是不是运到香港岛了…)

  朱雀这样想后,问蜜子:「蜜子,你有没有听说城堡企业为无人岛香港化大量搜集武器呢?」

  「武器…好可怕。」蜜子缩一下脖子说:「我不知道那种事。」

  「我听说正在装备很惊人的飞弹。」

  「哦,这个嘛…」

  就在蜜子想起什幺要起来的时候。

  蜜子的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的望着门。

  朱雀回头看。

  从门射进的光线中看到三个男人。

  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武器。

  朱雀立刻拉蜜子,滚到床下。

  同时向起蜜子的惨叫声和枪声,床的木片飞散,两发子弹射入墙里。

  如果朱雀的动作稍迟一步,两发子弹铁定射进朱雀的心脏。

  朱雀推倒床头柜,想做掩护时,看到一个人手持刀子沖过来。

  后面的两个男人手持手枪等待机会。

  很显然的,三个人都是黑社会的人物。用抬灯击倒拿刀的人,从床下的衣服抽出手枪,朱雀在地上滚动的同时,利用腕力开枪。

  首先是拿刀的人腹部挨一枪。

  从他的身后连续发出枪声,一发没有命中,一发擦过朱雀的肩。

  朱雀朝右边的人的腰开枪。

  这个人的腰骨破碎,倒了下去。

  朱雀继续在地上滚,射击躲在门后的人,击中眉头,当场死亡。

  未雀爬起来,跑到击中腰骨的男人身边。

  这个人已经昏迷,朱雀抓起头发,把头摔在墙上,使他醒过来。

  抓住这个人的领口问道:「你是稻山组的人吗?」

  男人摇头说:「我不知道…」

  「你不回答,就杀了你!」

  朱雀把枪口顶在对方的腹部,说:「说!是从青山就跟蹤我了吗?」

  「不知道…」

  「可恶!」

  朱雀用枪把打男人的鼻子,立刻喷出鼻血。

  「鼻子扁了,嘴还能说话,是那里派你来的?不想死就把组织的名称报出来。」

  朱雀用枪口对正他的额头,但对方依旧不作答。

  「要杀就杀吧。」

  「好!就杀了你!」

  朱雀把枪口压在肩上开枪。

  右肩粉碎,从伤口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

  「哇!」男人发出惨叫声。

  「你是稻山组的人吗?说!」

  「不…不是…我属于…神狼队…」

  「什幺是神狼队?」

  「是从兴和会及稻山组选拔出来,是新成立的特殊武装团。绰号叫斗狼,是高石队长。」

  「原来是特殊武装团,是城堡企业要建立的香港岛警备队吗?」

  「是…是的…」

  「从沖绳岛偷来的对战车用飞弹是由你们这个集团接收的吧。」

  「这种事…我不知道…饶了我吧…」

  「飞弹在那里?不说就杀了你!」

  朱雀把枪口塞入这个人的嘴里,说:「我只等你三秒钟,听到没有?」

  不用数到三秒,这个人唔唔的瞪大眼睛,是表示愿意说。

  朱雀从他的嘴里拔出枪口。

  「飞弹…是斗狼指挥…」

  就在这瞬间,从别墅的后院传来枪声,窗玻璃出现幅射状的龟裂。

  枪声是二响。

  「斗…斗狼…」

  没有说完身体便痉糜,子弹射穿他的胸部,身体倒卧在床上死了。

  (可恶!)

  朱雀愤怒的跳起来,沖向窗边时,顺便向床上看一眼。

  佐佐木蜜子赤裸的扑倒在床上。

  「你怎幺了!」

  蜜子没有回答。

  不用翻转她的身体看,在后背有一个像蔷薇花的红色伤口。

  刚才从后院射击的两发子弹,其中一发击中蜜子,使得她当场死亡。

  也许斗狼就在后院。

  这时,从前面传来发动汽车的声音。

  朱雀留下蜜子,沖出房间。

  沖出的瞬间,朱雀便伫立在那里,因为眼前有很大的火炷在燃烧,冒出黑烟。

  是汽车,就是蜜子带朱雀来这里的高级外国车在燃烧。

  已经无法救火了,而且快要爆炸了。

  爆炸后也会影响到别墅,很快的会变成火海,变成火烧四个尸体的火葬场了。

  (危险!)

  朱雀拼命的跑进树林里趴下,立刻听到爆炸声音,地也如地震般的摇动。

  第二章香港移转日本的构想

  1

  晨光从窗帘的缝隙射入房内。

  朱雀从沉睡中醒过来,起身拉开窗帘。

  阳光立刻流入房内,看一下手表。

  已经九点半了。

  这里是位于青山的朱雀的公寓。

  朱雀伸一下懒腰,让身体的肌肉恢复活力。用浴巾卷好赤裸的身体,把咖啡壶放在煤气炉上点燃,去洗手间洗脸。

  (真可恶…昨天太不像话了。)

  全身是伤,但都不严重。想起昨晚在别墅受到奇袭,只顾自己拼命逃出来之事就感到生气。

  吃咖啡和土司的早餐时,电话铃响了。

  「我是朱雀。」

  「我是飞鸟,长官昨天好像遇到麻烦,受伤了吗?」

  电话是飞鸟遥子打来的。

  「伤势不重要,但为了抢回衣服和手枪,又沖进燃烧的别墅里,还有一路搭便车,回到东京已经是深夜。对了,我拜托你的事知道了吗?」

  「城北产业的总裁德田多贺吉的私宅或爱人的住宅,都知道了。可是发生一件更令人担心的事。」

  「什幺事?」

  「亚美还没有回来,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晨都没有她的下落。」

  「不知道她在那里!这是说可能会发生意外吗?」

  「只能这幺想了,是不是亚美在某处受到袭击?」

  「好,我马上去本部,包括亚美的事在内,我要了解城北产业的情形。」

  朱雀等人是从昨天起,分别去调查城北产业的内幕,和可能隐藏飞弹的地点。

  在这种情形下,野子亚美失蹤了,很可能是被绑架,落在敌人的手中。

  朱雀三十分钟后,出现在位于赤阪的本部。

  情况已经明朗了。

  「你看吧,已经来了警告。」

  警备总监,也是本部会长的森协忠康拿出一张纸。

  上面写着:

  「贵机构的女特务官野子亚美现在在我们手中。只要你们不再过问现在调查的问题,会很快的放回亚美,否则会加以凌辱后让她的尸体漂浮在东京港,不要轻视这个警告。九龙会。」

  警告不是用邮寄,也不是传真,而是丢在身王俱乐部的信箱里。

  「九龙会…」

  朱雀昨天从蜜子那里得到的把香港转移到日本的构想,当天就向森协报告过了。

  「果然和那个问题有关联。亚美从天城临海俱乐部逃出来后,也许被跟蹤了。」

  「有可能。如果香港搬到日本的事在迅速进行中的话,我们也不能慢吞吞的。你们要快一点追蹤飞弹的下落,同时要尽力救出亚美。」

  「是,如果对方有进一步的要求,也请总监妥善应对,以便找出亚美的下落。」

  朱雀又到另外的房间,和飞鸟遥子单独见面。

  遥子向朱雀报告有关德田多贺吉的事。

  「德田多贺吉的家是在新宿区若宫盯,那里只有年轻的妻子住,每一周最多回来三、四次。最近大多在川崎市登户的九龙大厦的办公室,好像亲自指挥某种计划的进行。」

  「好,我要去德田家和九龙大厦查查看,把地理位置更详细得告诉我吧。」

  朱雀对这两个地方,详细的问飞鸟。

  下午,朱雀和遥子调查可能隐藏飞弹的地方,对城北汽车公司、城北产业、稻山组的周边刺探,但一无所获。

  晚上决定彻底调查德田多贺吉的私宅。

  ***

  这一天晚上十一点过后,来到德田的宅邸。

  在许多高级住宅的山坡路上,有一栋十分考究的如王宫般的豪宅。

  由铁门看进去,有整齐的草坪,喷水在灯光照耀下发出亮丽光泽。

  可能有保全措施,看不出有人在严密警戒。

  朱雀绕到后面,利用墙上伸出的树枝,轻易的跃过墙,进入院子里。

  利用树荫来到房子后面,打开厨房门。树木之间有电子开锁装置,很容易就越过警戒区,打开门。

  房里没有人走动的动静。

  本来家人就不多,德田回来的话,只有年经的妻子和一名佣人而已。

  这种建筑物的构造大致可以猜想出来,朱雀查看每一个房间。

  知道不可能藏在那里,果然没有找到野子亚美。

  司机的房间和佣人的房间都传来电视的声音,没有去惊动他们。

  最有问题的房间在三楼。

  朱雀用电子开锁装置打开门。

  从房门的缝隙进入的剎那,朱雀听到脑人的哼声。

  当然是办那种事的声音。

  (好极了!德田在家…)

  在偌大房间的中央有豪华的床,有一对男女赤裸的缠绕在一起。

  男的在女人身上拼命的抽插,从朱雀的位置看不到脸。女人二十多岁,长得很美,这时正在发出哼声。

  房间里充满性交的异味。有这样的味道,表示已经交媾了好长一段时间,男人应该也不是高龄者。

  朱雀多少感到失望。

  可是,女的确实是德田的妻子水枝。

  (这样看来,是总裁夫人的水枝把年经的爱人带回家里来。)

  想到这儿,再看个仔细。

  女人的雪白大腿缠住男人的腰,不停的扭动,陶醉在不伦的快感里。

  「啊…斗狼…太好了!」

  (什幺!斗狼,就是这个家伙吗?)

  一定是在户湖的别墅枪杀蜜子及其伙伴,然后又纵火烧车的家伙。

  朱雀愤怒不已。

  当然现在不是欣赏春宫图的时候,朱雀向床走过去。

  这时正值男人一面抽插,一面吻女人的耳朵和粉颈。女人配合男人的吻,把脸转过来,正好是朱雀的方向。

  露出陶醉的表情微微张开眼睛,但立刻变成驾讶的表情。

  她发现就站在身边的朱雀。

  那个男人也发现了。

  「真不好意思,打扰了。」

  朱雀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是谁!」

  男人大叫一声,从女人的身上跳下来。

  听到拔出东西的声音,男人的东西还在高射炮的状态。

  真是不错的胆量。

  「你是斗狼吗?」

  朱雀还没有说完,一拳已经挥过去。

  男人倒在床下,发出牛一般的吼声,拿起床头的高脚抬灯向朱雀打过来。

  (很像昨天的我。)

  朱雀迎向前,用力打掉抬灯,用膝盖击中对方的下巴。男人的身体摇摆时,掏出手枪,用枪把重击他的头。

  男人倒在地上昏过去。

  抓住头发,拉起来,摇醒。

  「你是斗狼吗?」

  「知道了还问什幺。」

  「在户湖别墅枪杀蜜子和同伙的,就是你吧。」

  「那又怎幺样!」

  「可恶!」

  朱雀又用枪把打击斗狼的头。

  听到头盖骨破裂的声音,斗狼倒下去,从伤口喷出血。

  (哦!差一点忘了问飞弹和亚美的事了。)

  想再度弄醒他时,朱雀觉得自己的后脑受到重击,眼冒金星。

  是有人从后面攻击他,预估会有第二次攻击,朱雀跳开时,看到水枝把椅子高高举起。

  从美丽的

特派狩猎美女

人气:加载中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科学幻想

其他美文

唯美清纯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高跟丝袜

卡通动漫

其他图文